射阳论坛

当前位置: » 论坛模式 互动射阳 社会经纬 » 触目惊心!白驹一男子被严重烧伤,耳朵都没了…
返回列表
发新帖
触目惊心!白驹一男子被严重烧伤,耳朵都没了…
  • 395 查看
  • 0 回复

触目惊心!白驹一男子被严重烧伤,耳朵都没了…

[复制链接]

二星会员

发表于 2018-1-6 10:38 |显示全部楼层
天降灾祸 救同事被严重烧伤

  白驹镇马家村七组48岁的王祥住在妻子陈云的娘家已经快两年了,娘家在沿堤村五组,年迈的岳父岳母在田里劳作,妻子则在家精心照料王祥。王祥现在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,吃饭靠人喂,走路要人扶,衣服要人穿,坐在椅上要人按摩,而这一切主要就是他的妻子陈云来做。
  2016年2月24日,在盐城市联鑫钢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联鑫钢铁)担任炉下工的王祥开早班会时领导告诉他,安排了一个叫施云兵的同事三天后接替他的班,而他则要调到上面的合金工种。在联鑫钢铁工作的一年半,王祥两次获奖,领导对他很信任,才打算调他做合金工。施云兵什么时候进厂的?此前受过什么培训?王祥一无所知。
  王祥所在的炼钢厂转炉车间温度高,而且偶尔有喷渣飞溅,没经历过的人不知道其中的危险。施云兵跟王祥到了车间,王祥跟施云兵说:“这里的情况你不熟悉,你不要进去,就在外面的通道上看我操作。”说完王祥进去操作了。不久,钢炉发生严重喷渣,1000多度的红彤彤的钢渣像下雨一下从天而降,王祥在挡渣板下发现喷渣太猛,便想从档渣板退回到更安全的通道。王祥向通道走的时候,突然发现漫天的“喷渣雨”中居然站着一个人,正是他之前叫站在通道的施云兵!钢渣溅到施云兵身上,迅速着火,而施云兵楞在原地一点不知道往档渣板下跑,也不知道向通道退。
  “你呆啊,快到我这里来!”王祥冲着施云兵大喊。但不知道是施云兵吓呆了,还是车间嘈杂声太大,没有听得见。施云兵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  来不及多想,王祥冲进“喷渣雨”,把施云兵向安全通道推,让施云兵免于被烧死。但从上降下的高温喷渣溅到王祥帽上、身上着起火来,王祥也被严重烧伤。
  联鑫钢铁两名工人被烧伤!这可是严重的安全生产事件故,各级领导也来了,救护车也来了,施云兵和王祥被直接送到盐城市某医院。
不离不弃 病弱妻子一路相随

  王祥的妻子陈云从来没有想过丈夫会被烧伤,当她得知消息的时候,王祥已经转到了盐城医院,从没去过盐城的她只好赶快叫车去看丈夫。
  陈云十几年前得了一种怪病,会莫名其妙地失去知觉倒地,要过十几分钟甚至几十分钟才醒来,这种怪病每年要发作好几次。也因为有这种怪病,她不敢离家太远,连骑车都很少,生怕发病导致危险。娘家看她身体虚弱,便接她回家休养,其他姐妹也经常帮她做一些事情。现在听说丈夫出了事,她感觉天快要塌下来了。
  在盐城医院,她逢人便打听丈夫的伤情,因为丈夫全身差不多都被白纱布裹得紧紧的,一点看不出来。问医生,医生说情况还好,没什么大事。过了一天,医生打开纱布换药的时候,她看到丈夫身上大面积烧伤,烧伤部位血肉模糊,手指烧没了,头部烧伤了,甚至一只耳朵都烧没了!她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又过了一天,王祥被医院从重症病房移到普通病房,护理的医生少了,病房环境也乱,王祥随时都有感染的可能。她找医生交涉,希望病房能减少感染的一切可能,但盐城医院办不到。陈云觉得这样下去可不行,丈夫还处于危险之中,医院就当作普通病人对待,这等于看着丈夫死亡。她向医院提出要把丈夫转院到上海专业医院去治疗,开始医院极不情愿,经不住陈云的软磨硬泡,最后松口答应让王祥转到上海长海医院。
  “盐城的医生对我说,转到上海也没用,还跟我说在路上有多少多少风险,如果死亡我要承担全部责任,我咬牙答应了。”陈云一想起当初在盐城的情景就有些后怕,“幸亏我把王祥转到上海治疗,施云兵迟了两天才离开盐城到上海治疗的,在上海看了25天就死了。”
以爱护理 创造太多康复奇迹

  烧伤的病人痛苦远超常规病人,尤其是大面积烧伤的病人,植皮时更要经受一刀刀地剐,每一刀都痛彻心头,何况是植皮40多次!上海长海医院里,像王祥这样的病人有太多,其他病人也大都是工伤,由于有企业支持,病人们的家属大都住在宾馆,医院里请了护工护理病人。据陈云讲,联鑫钢铁一位刘部长对她讲,希望她体谅公司的难处,后期治疗需要花的钱很多,家属能少花的钱就少花,最好别住宾馆,在上海临时租一个便宜的房子住下来。于是陈云在附近打听,最后租了一个只有3平方米的小房间,只能放一张1.2米宽的床,剩余的一点空间人只能侧着走动,一个月的租金是2100元,这已经是她能找到的最便宜的地方,一租就是3个多月。王祥每次翻身,需要两个人配合,其他的病人家属都请了两个护工,而陈云只请一个护工,自己配合护工帮王祥翻身。王祥的手部、身上都被烧坏了,需要植皮,就从他的头皮上取皮,洗澡、备头皮,能自己做的她从来不请护工。
  在治疗的过程中,医生教护工怎么为病人做康复护理,陈云就跟着学,学好了就帮王祥护理。每隔一小时翻身一次,定时弯腿、手臂伸展、按摩,陈云做得一丝不苟。3个月后,王祥居然是全院恢复得最好的病人。医院吕开阳教授看了王祥的康复情况向陈去夸奖:“我治疗了这么多的烧伤病人,像王祥这么严重的病人,这么短的时间康复得这么好的,过去从来没有碰到过。你虽然不是专业的康复护工,但你做得最用心。”王祥在上海长海医院先后住院四次,第一次109天,第二次19天,第三次15天,第四次是84天,王祥的情况一次比一次好。期间,陈云还为丈夫申请了工伤鉴定,人社局答复认定为工伤,给出的理由是在公司车间“发生全身大面积热钢渣烫伤70%Ⅱ°—Ⅲ° ,烧伤(热金属、火焰)70%TBSAⅡ°—Ⅳ°全身多处,吸入性损伤(轻度),双手、双下肢切开减张术后,低血容量性休克 ”。这两年他治伤烧伤光医疗费已经支出了170余万元,但都没有要王祥个人支付。
“谢绝”罪名 现实生活面临挑战

  2017年11月4日,正在上海长海医院陪王祥住院的陈云,接待了两位调查人员。他们来告诉王祥,他“涉嫌重大责任事故案”,作为犯罪嫌疑人,“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”,需要对王祥“取保候审”。
  “我救人被烧成重伤咋成了犯罪嫌疑人?”王祥愤怒了,他和调查人员据理力争:“施云兵什么时候进厂,到我那工作前有没有接受过培训我一点不知道,我明知危险极大还跑到档渣板外救他,我应该是见义勇为啊!我手指没了,身上没有人样,耳朵也没了,还要叫我担罪我不担。”
  来人也开导王祥,就是承认了犯罪也没事,反正王祥这么严重的病,也不会判实罪,肯定还是坐在家里。王祥后来了解到,当时跟他一起上班的许多人都被辞退了,死的死,辞的辞,再想请当时在场的同事向主管部门讲述当时的客观情况已经比较难。王祥和陈云拒绝在《被取保候审人义务告知书》上签字,调查人员完成了告知任务,丢下告知书离开了。
  “除了去年联鑫钢铁给我2100元/月的护理费,今年企业一分护理费没给我。医院的护工费、租房费、营养费什么的,因为没有正式发票,联鑫钢铁也不承认。现在王祥就是拿1400元的最低生活费生活。算起来从去年出事到现在,我们家已经背了10万多元的债。”一讲到欠债,陈云有些心酸。

每天下午,只要天气允许,陈云都用轮椅推着王祥出去串门解闷。

度日艰难 唯爱温暖受伤心灵
  现在正值寒冬,但王祥因为皮肤大面积被破坏,虽然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棉衣,并不觉得特别寒冷。王祥的皮肤需要经常上药、按摩,所以他不能穿内衣、棉毛衫和毛线衣。原本帅气的丈夫,现在变得面目狰狞,胸前、背后的皮肤像电影中恐龙的鳞甲,高低不平,但陈云丝毫不嫌弃,仍然尽力为丈夫康复。王祥每天早晨起床,陈云先扶他上厕所,为他解裤子、擦屁股,完事后扶王祥回屋,喂他吃早饭,然后按摩、捶背。吃过中饭后,扶王祥睡一个短暂的午觉,然后扶王祥坐轮椅,推王祥到外面转一转。回来再扶王祥洗澡,保持皮肤干净,然后上床休息。
  最难熬的是夜里陈云想要睡觉,但王祥浑身疼得睡不着觉,总是看着手机数钟点,一到时间就把陈云摇醒,让陈云给他翻身、按摩、捶背。“对我最大的挑战,就是睡眠不够,总是想睡觉。”陈云告诉大丰之声,“医生叫一个小时就要翻一次身,但正常人睡觉,一个小时哪够啊,所以每次都是瞌睡中被老公叫醒,有时我在给老公捶背,捶着捶着就睡着了。”
  “多亏了老婆照应得细作(大丰方言,仔细),连医院的教授、护士都夸奖她的性子好,没脾气,做事仔细,整个病房没有不夸她的。如果不是她这么负责,我估计早就不在了。上大学的儿子受妈妈影响,对我也特别孝顺,暑假里就是他换妈妈在家照顾我。”躺在椅上的王祥对妻子满满的感激,“现在家里这么困难,我无法工作了,没有收入来源,老婆又要照顾我,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。我的身体已经这样了,我最担心的还是儿子上大学,我筹集上学费用太困难,毕竟好不容易考上,如果不让儿子上太对不起儿子了。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,我想让陈云推我去大丰港联鑫钢铁公司找找领导,看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。”
因为烧伤,王祥的胸前、背后和腿上皮肤严重畸形,像恐龙的鳞甲一样高低不平。
王祥的双手严重畸形,而且需要陈云不时做康复护理。
每天起床前陈云都需要帮王祥做康复护理,否则王祥的关节都无法伸展。
家里的医院诊断单、出院单以及调查人员给的文件,陈云都装在一个方便袋里。

王祥现在用药还有许多,有一些费用需要王祥自己承担,这让王祥的最低生活费更是捉襟见肘。

后面的日子怎么过,王祥的岳父、岳母和王祥、陈云陷入焦虑。
返回列表
发新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苏公网安备 32038202000109号

 
立即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
  
返回顶部